科塔尔综合症是什么(科普+案例)

2022-01-24 23:12:23 生活 7个月前 (01-24) 118次浏览

科塔德综合征(又称行尸走肉综合征或科塔德妄想症)患者相信他们身体的某些部分不见了,或相信他们正在死亡,已经死亡,或不存在。他们可能认为什么都不存在。

科塔德综合症很罕见,全世界大约有200个已知病例,虽然症状很极端,但大多数人经过治疗后会好转。

科塔尔综合症是什么(科普+案例)

症状

患有这种综合征的人往往变得更不善于社交。有时,他们可能完全不说话。有些人听到的声音告诉他们,他们已经死了或快死了。

其他人可能拒绝进食(因为,除其他原因外,他们认为没有必要,因为他们已经 "死了")。有些人可能试图伤害自己。

在2008年报道的一个有据可查的科塔德综合症案例中,一名53岁的妇女在家人拨打911后被送进医院。他们说该妇女认为他们已经死了,而且闻起来像腐烂的鱼。他们还要求被带到停尸房,因为他们想和死人在一起。

常见的症状可能包括:

1、运动功能基本正常,吃喝拉撒走路均无大碍。

2、发病时十分痛苦,但无法与人言说。

3、无主观能动性,消极被动等待。

4、身体和思想开始腐烂堕落。

5、反应迟钝或无反应。

6、科塔尔综合症的患者喜怒哀乐的情况不明显,并且该哭的时候就哭,该笑的时候笑,行为比较失常。

7、工作、生活一团糟,但安于现状,不求进取,或是说没有进取的欲望。

8、怀疑一切,但不求解决之道,消极逃避,幻想身周只有自己。

9、无自觉意识,不知道自己是谁,要干嘛。

科塔尔综合症是什么(科普+案例)

病因

这种精神障碍通常发生在创伤之后,例如重度伤寒或多发性硬化症等。

科塔尔综合症与大脑内的顶叶和前额叶皮层密切相关。顶叶皮层负责注意的过程,而前额叶皮层则与一些精神疾病,如精神分裂症产生的幻觉有关。尽管科塔尔综合症的确切机制仍不为人知,但患这种疾病的人可能会用濒死体验来试图合理化他们所经历的奇异体验。

鉴别和诊断

(一)抑郁症(depression)

患者情绪低落,思维缓慢,患者在此基础上出现非真实感,虚无妄想。患者诉说周围事物似乎是“不真的”、“不自然的”、“感情没有了”。严重时否定自己和周围世界的存在。加上抑郁症的其他症状不能诊断此病。

(二)更年期抑郁症(involutional melancholia)

亦可出现虚无妄想,常认为自己的脑髓空了,神经都断了,并可有非真实感等。此病为更年期发病,临床症状以情感抑郁、焦虑紧张为特点,伴有植物神经系统和内分泌功能紊乱等症状。

(三)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

亦可出现虚无妄想,多认为自己的器官没有了,以为周围的事物不存在了,并伴有精神分裂症的其他症状。

(四)麻痹性痴呆(demenia paralytica)

亦可出现虚无妄想,但其他症状比较突出,如智能减退、情感淡漠、人格障碍等。

科塔尔综合症是什么(科普+案例)

疾病的由来

病例最早出现在1788年。一瑞士老妇因不适,曾一度半身无法动弹,当康复后,却要求其女儿,让她穿上寿衣,并移入棺中,把她视为亡者哀悼她。

1880年法国神经科医生Jules Cotard描述了一种综合征,其核心症状为虚无妄想和否定妄想,指患者感到自己已不复存在,或者自己的躯体是一个没有五脏六腑的空壳、失去了自己的血液,或自己周围的东西都不存在。

2005年英国报道了一例,患者一觉醒来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尽管医生一直向他解释存在生命的体征,但是其无法接受还活着的事实,且认为自己脑已死亡,深信自己不需要进食。

2008年,美国纽约“李女士”,53岁,持续声称自己已亡、身驱发臭,要求家人将其推送制殓房,让她与其他死者放置一起。最终家人报警送医治疗,历经月余治疗后,其情况已大为改善。

2009年,比利时一妇人,46岁,妄言已数月未进食、洗浴及睡眠,原因出于她自称身上所有脏器均已腐败,且已无血液流动及心脏跳动。在后续约10月余左右之多次医疗行为,病况已略有改善。

在2011年5月,国内山东报道了一例,患者深信自己的生殖器被流氓割走,且自己的肾脏也被他人盗走。

病例介绍

患者A女士,50多岁(in her 50s),有焦虑及精神病史,既往病史包括四肢瘫痪及气管切开术,抑郁症家族史阳性。入急诊前,患者精神状态改变1周、呼吸急促及痰多数天,终因继发于败血症及低钠血症的代谢性脑病入院。进一步病史调查发现,A女士在住院一周前开始声称“我已经死了”,随后停止进食,试图拔管,拒绝服药。A女士的照料者称,在状况变差之前,患者意识到自己的经济遇到了一些状况。

入院初,A女士定向力受损,无法与之交流。针对低钠血症及败血症开展治疗后,A女士的脑病症状改善,但虚无妄想仍持续存在。A女士称,幻听告诉自己,她从婴儿期开始就已经死了,她的家人也早已死亡,同时表现出无助与消极的认知扭曲,认为自己经济状况欠佳,无力为家里提供支持。幻听还告诉她,她是邪恶的,并且已失去了银行账户与家庭,这些声音可能与A女士的佛教信仰及其业力观相关。住院期间,A女士持续存在针对经济及健康保险的焦虑。住院期间,A女士明确否认存在自伤、自杀观念。

结合病史及检查结果,A女士最终被诊断为未特定的焦虑障碍(DSM-5,F41.9)、未特定的精神分裂症谱系及其他精神病性障碍(DSM-5,F29)伴虚无妄想。低钠血症可能继发于抗利尿激素异常分泌综合征(SIADH),遂采用去甲金霉素、盐片及限制入量等治疗;经过抗生素治疗,败血症得以改善;针对精神症状,采用利培酮及米氮平治疗,改善不明显。

本次住院是患者首次表现出科塔尔综合征症状,A女士又接受了阿立哌唑单药治疗。入院前,患者曾使用艾司西酞普兰、喹硫平、奥氮平和利培酮治疗幻听及焦虑症状,但疗效欠佳,可能与治疗不依从有关。值得注意的是,在社工反复让A女士就经济状况放心,以及多次心理治疗后,A女士终于发现了自己还活着的证据,包括自己进食的动机、躯体状况、对心跳的感觉等。患者随后出院,在家接受心理治疗,进一步解决焦虑及认知扭曲的问题。

引用文献:

https://www.webmd.com/schizophrenia/cotards-syndrome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A7%91%E5%A1%94%E5%B0%94%E7%BB%BC%E5%90%88%E7%97%87/4322097

https://wenku.baidu.com/view/06e2ce704b35eefdc8d3338d.html

https://wiki.mbalib.com/wiki/%E7%A7%91%E5%A1%94%E5%B0%94%E7%BB%BC%E5%90%88%E7%97%87

https://news.medlive.cn/psy/info-progress/show-115807_60.html


本文章由78健康网提供,转载请附带原始链接。查看:版权问题和联系方式
喜欢 (1)
跳转: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精选推荐 专题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