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市值多少亿(世界市值第一公司)

2022-04-18 12:00:10 生活 1个月前 (04-18) 44次浏览

腾讯市值多少亿(世界市值第一公司)

又一巨无霸IPO,来了。

投资界-天天IPO获悉,今日(4月11日),印度尼西亚最大科技公司GoTo正式在印尼证券交易所IDX挂牌上市。此次IPO发行筹集11亿美元,股价为338 卢比,开盘即大涨一度冲破400卢比,市值3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2000亿元,这是今年迄今为止亚洲第三大和全球第五大IPO。

腾讯市值多少亿(世界市值第一公司)

GoTo是崛起于印度尼西亚的一家巨无霸,由当地两家独角兽——出行和支付巨头Gojek、最大电商平台Tokopedia合并而成。2009年,印尼版“淘宝”Tokopedia应运而生。一年后,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印尼青年Nadiem Makarim纳迪姆·马卡里姆(下称:马卡里姆)创办了Gojek,从滴滴打摩托发家。在东南亚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下,这两家平台一路壮大,身后的投资人阵营里也浮现了一批中国互联网巨头的身影——阿里腾讯京东。

2021年5月,Gojek与Tokopedia缔造了一场180亿美元的史诗级合并,新的控股实体GoTo集团一举成为印尼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主营业务为网约车、线上购物及食品配送,一年交易金额达 288亿美元,堪称“滴滴+淘宝+支付宝+美团”的超级集合体。

放眼望去,GoTo的崛起史只是东南亚创投爆发下的一缕缩影,这片冉冉升起的新兴市场已经跑出一批独角兽,也挤满了中国VC/PE和互联网公司,他们沿着中国新经济过去二十年走过的路,试图在这里催生和捕捉下一个互联网巨头。

两位年轻人缔造印尼最大独角兽

今天IPO,市值2000亿

GoTo长成今天的庞然大物,源于两位印尼年轻人想要通过互联网改变家乡人民生活现状的初衷。

腾讯市值多少亿(世界市值第一公司)

我们先从Gojek的创始人马卡里姆说起。出生于1984年,马卡里姆来自印尼一个显赫的家族,祖父曾是1949年海牙会议上帮助印尼从荷兰独立的代表团成员。在雅加达完成小学阶段的学习后,马卡里姆来到新加坡读书,后来更是远赴美国深造,顺利拿下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的硕士学位。

回到雅加达的马卡里姆,愈发感到困扰——数百万辆穿梭而行的摩托车使得街头总是堵塞严重,混乱不堪。“当时迫切需要一种快速的交通服务帮助雅加达人解决此类问题。”与当地摩托车手交谈后,他发现,大多数摩托出租车都用许多时间等待顾客的到来,却很难找到顾客。

这激发了马卡里姆的创业欲望,他脑中瞬间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印尼建立一个与Uber一样且具有印尼特色的交通网络公司,既方便人民生活,也提高摩托车骑手的收入。就这样,Gojek在2010年应运而生。

十多年来,Gojek从最初仅有20辆摩托车和一个呼叫中心,到2015年上线自己的软件平台,直至壮大成为今天风靡印尼的超级APP,不仅让人们在拥挤的雅加达坐上实惠的摩托出租车,还推出来送餐、支付、购物等多元化服务,为当地人民的出行和生活带来了极大便利,是印尼家喻户晓的互联网企业。

Gojek的成长速度堪称惊人。2016年,Gojek成为印度尼西亚的第一只独角兽。订单量跃升至每天 30万份。截至2018年,Gojek在包括新加坡、泰国和越南在内的所有市场的年化总交易额超过90亿美元,总交易量增长1100倍。到2019年,该公司的市值就达到了100亿美元,风光无限。

也就是在这一年,马卡里姆决定弃商从政,离开了一手创办的Gojek,加入印尼总统内阁。Gojek总裁Andre Soelistyo和联合创始人Kevin Aluwi担任联合首席执行官,以接替马卡里姆的位置。

Gojek日益壮大的同时,成立于2009年的电商平台Tokopedia也在疯狂扩张。这家被誉为印尼版“淘宝”的互联网公司以缩短大城市和小城镇之间差距的使命,迅速蚕食着印尼电商市场的份额,是当地最受欢迎的网购平台之一,并在2014年收获来自红杉资本印度和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也是红杉资本和软银所投资的第一家印尼公司。

2021年5月中,风头正盛的Gojek和Tokopedia宣布完成超级大合并,交易金额达180亿美元,缔造了印尼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笔交易。这起合并使得东南亚出现一个集网约车、外卖、物流、电商和在线支付为一体的新巨头,新组合而成的GoTo一举成为印尼最大的独角兽公司。

合并后,这只巨无霸加速了IPO的步伐。GoTo集团首席执行官Andre Soelistyo曾公开表示:“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最大、最令人兴奋的增长市场之一,我们希望我们的首次公开募股能够向世界展示我们国家和整个东南亚地区存在的巨大机遇。”而今,GoTo如愿挂牌印尼证券交易所,创下了该国有史以来最重大的IPO 之一。

融资凶猛,VC/PE阵容豪华

阿里腾讯京东也投了

那么,GoTo靠什么撑起千亿市值?

可以说,那场史诗级的合并造就了今天的庞然大物。Tokopedia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威廉·塔努维贾亚(William Tanuwijaya)曾在一次公开的发布会上提到:“如果你想走得快,你就独自走。就我们自己而言,我们单独作为Gojek和Tokopedia走得非常快。但下一个十年呢?我们想走得更远,为了走得更远,我们一起走。”

官宣合并的5个月后,GoTo公布了其合并后的第一笔、也是IPO前的最后一笔融资,融资金额达到13亿美元,投资方包括了谷歌、腾讯等科技巨头,以及淡马锡、阿布扎比投资局、春华资本等来自全球的豪华投资者们的支持。

在此之前,这家巨无霸身后已经汇集了阿里、京东等中国互联网巨头,以及红杉资本印度、黑石、KKR、DST、软银、华平投资、众为资本等在内的知名VC/PE机构,投资方阵容庞大,其中软银愿景基金和阿里巴巴是其两大重要股东。

需要说明的是,即使合并后,GoTo依然确保了Gojek和Tokopedia在新的控股公司下继续作为独立实体运营。合并后,Gojek的Andre Soelistyo作为GoTo集团首席执行官领导合并后的业务,Tokopedia的Patrick Cao担任GoTo集团总裁。Kevin Aluwi将继续担任Gojek的首席执行官,William Tanuwijaya 将继续担任Tokopedia的首席执行官。除集团职责外,Andre还继续以新品牌GoTo Financial领导支付和金融服务,其中包括GoPay以及集团的商户和金融服务产品。

腾讯市值多少亿(世界市值第一公司)

但毋庸置疑的是,通过合并,一个涵盖了运输、电子商务、食品和杂货配送、物流和履行以及金融服务,且更具规模的服务生态平台得以诞生。公开资料显示,GoTo已是东南亚地区首个集合电子商务、移动按需服务和金融服务3大应用于一个生态系统的平台。

腾讯市值多少亿(世界市值第一公司)

我们从GoTo官网获得了一组数据:GoTo汇集了两个印尼冠军之优势,跃居成为印度尼西亚最大的数字消费平台,占据了大部分消费者家庭支出。具体来看,GoTo为数百万司机、商家和企业家开启了新的创收机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集团平台注册的司机总数超过200万,坐拥超1100万商户合作伙伴。

作为覆盖印尼生活与服务的超级APP,GoTo已经完全渗透到了当地居民日常生活中。官方数据显示,GoTo所组成的服务生态占印尼GDP的2%,其服务解决了该国近三分之二的家庭消费。

在持续扩大的同时,为本地2.7亿消费者以及东南亚其他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提供服务,每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亿。这为其带来了巨大的创收:在2020年,GoTo年交易数量超过18亿笔,所产生的总交易价值超过220亿美元。到了2020年10月1日至2021年9月30日的12个月内,这个数字达到了288亿美元,营收为10亿美元,实力不容小觑。

但即便如此,GoTo仍处于亏损状态。数据显示,GoTo在2018—2020年中连续三年亏损,2021年前7个月累计亏损5.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亿元)。

中国模式创新出海

VC/PE在东南亚投出互联网神话

透过GoTo的IPO狂欢,我们看到了东南亚新兴市场最令人兴奋的故事——这里正在批量诞生互联网独角兽。

2021年12月,早年以“东南亚版滴滴”著称的Grab通过SPAC方式如愿登上了纳斯达克,一举创下当时最大规模的SPAC合并交易,首日市值达3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2000亿元。缔造Grab这只超级独角兽的是一位80后年轻华裔——陈炳耀。祖籍福建安溪县,陈炳耀出生马来西亚名门,后来为改变马来西亚混乱交通而不顾家族反对,毅然创业,

9年间,Grab以马来西亚为原点,成功击退了出行巨头Uber和滴滴的入侵,相继进入菲律宾、越南、印尼、泰国、新加坡等地区,长成了集出行、外卖和移动支付等为一体的超级APP。一路走来,Grab身后投资阵营浩浩荡荡,集结了软银、祥峰投资、GGV纪源资本、高瓴、鼎晖投资、光速创投、平安创投、阿里、滴滴、丰田等一众投资方。

江湖人称“东南亚小腾讯”的Sea也称霸一方。2009年,来自天津的70后创始人——李小东接手聚美优品掌门人陈欧的公司(一家电子竞技对战平台)并将其改名为Garena,从游戏开发做到平台型游戏运营,很快就拿到现象级游戏《英雄联盟》在东南亚的代理权,一举成为东南亚第一大游戏平台,跻身独角兽之列。

经过十多年打拼,李小冬借助“Shopee、Garena、SeaMoney”三大业务,构建起了一座囊括电商、游戏、金融在内的商业帝国——Sea冬海集团。

这里有一段小插曲:高瓴也是Sea的投资方之一,干嘉伟加入高瓴后,还曾被高瓴“借”给Sea,用其在阿里和美团的丰富经验,帮助Sea实现了快速增长。时至今日,Sea的最新总市值超6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4000亿元,44岁的李小东早已实现财富自由。

还有诸如:前OPPO印尼主事人——李杰一手缔造的东南亚最强大的快递黑马J&T Express极兔速递,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物流独角兽Ninja Van拿到了阿里巴巴的投资,新加坡SaaS独角兽PatSnap身后浮现了腾讯、红杉中国、顺为资本、祥峰资本等中国投资机构的身影,泰国快递独角兽Flash Express得到了不二资本、高榕资本、阿里巴巴eWTP基金等中国资金的大力支持;而刚上市的印度尼西亚电商独角兽Bukalapak,身后站着蚂蚁集团和新希望集团……不胜枚举。

不难发现,这些在新兴市场成长起来的独角兽,或多或少可以看到中国元素,或是借鉴中国模式,或有中国投资人和科技巨头投资。正如高瓴所提到,这是中国互联网创新模式的“出海”。

与此同时,由于文化习惯与国内市场接近,加上人口的增长数据和处于互联网蓬勃发展的阶段,东南亚地区也被称之为第二个中国市场,Copy from China的模式也在多个海外市场得到验证。

对此,北京某头部VC机构投资人表示:“疫情之前,我频繁到东南亚考察项目,曾在印尼喝过印尼版‘喜茶’‘瑞幸’,还在柬埔寨和越南看见了‘文和友’,也在印尼、新加坡的商场见识到了新一波支付钱包和外卖补贴战。除了消费以外,新兴市场的游戏和内容支付也将撕开一个很大的缺口。很长一段时间内,模式出海会持续不断涌现平台型机会。”

这恰好印证了软银老板孙正义那套著名的时间机器理论:利用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之间的差距,在相对先发的国家发展某项业务,待商业运作成熟之时再将该业务的发展经验带入相对后发的国家,拷贝商业成功模式,如同驾驶着时光机器回到了几年前。



本文章由78健康网提供,转载请附带原始链接。查看:版权问题和联系方式
喜欢 (0)
跳转: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精选推荐 专题排行